叩响一座钟
  作者:赵小龙  时间:2023-07-1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侄女初中毕业,莽撞着要出去打工。

西安城很大,可16岁的姑娘,却并不容易找到可以容身的地方。在回家老实呆着,还是继续在城里撞撞的抉择中,母女俩爆发了冲突。一时间,远在河北的大哥也开始忧虑,怎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叛逆,大有“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”的架势。

侄女这一辈,家里女孩子扎堆。侄女排行老大,家人抱着老大做榜样的心态,对她的变化格外关注。我也开始细细回味自己目前的状态,以及从前的遭遇,想着可能对她会有些帮助。

当我向往事里溯游的时候,我觉察:生命像是一条小河,许多人像河岸一样,将河水拦向另一个方向。

我清晰记得,小学时自己语文成绩优秀,夸奖的话从老师口里进入妈妈的耳朵,再传到我的心上。语文老师不止一次的夸奖我,又在课堂上点名让我回答问题,给了我不少信心。初中毕业后,从农村到城里读高中,遭遇了许多转变。最低谷的时候,我在学校的湖畔沉吟许久,做出了辍学的决定。数学老师在我闪烁吞吐的言语里,对我生出许多怜悯。他劝我和家人再商量商量,后来又单独找我谈话,他说,“你能来这里读书,底子是好的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把你调进好的文科班,这样还有上大学的希望。”

一次次鼓励,让内向的我既难为情又感温暖。在这些积少成多的鼓励下,我坚持到了高考结束。报考大学专业时,我毫不犹豫选择了自认为擅长的方向。

大学期间,我对文学一直怀着深深的敬意,并保持着学习。逻辑学的老师说,过去人是两条腿行走,现在工具先进了,但四个轮子上的人就比过去更有智慧吗?更高尚吗?这个简单的设问,以及我所受到的人文启发,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了我内在价值观重要的观点。

参加工作后,有两位女同事让我感动。她们在我开始工作、在理想和现实生活转换的日子里,给了我许多关怀和帮助。现在,当我看到新员工进入项目的时候,那种谨慎和客气,甚至战战兢兢、担心少语的样子,我就想到多年前的自己。新员工最先见到的,可能就是综合办的同事。耐心一点、关心一点,就像一根临时的拐杖一样,带他们进入这个陌生的环境,小小的举动既是一份温暖的传递,也是一份友谊的开始。

我依然清晰记得,刚参加工作时,项目部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寒山寺。一千多年前,书生张继抱着满腹惆怅和失意行舟在暗沉沉的河面,寒山寺的钟声响起,穿夜而来,原有的情绪和寂静好像都消散了,倒有几分温暖和豁达。这钟声何来,原来是寒山寺和尚每日的功课,在这样的夜晚、在失意的张继心中,种下了一颗温暖的种子。

其实,每一个人都在不同的时候、以不同的方式在影响着另一个人。如果要想影响一个人,最笨的也是最有效的办法,应该是身体力行成为一座“自鸣钟”,朴素的善意和丰富的阅历都可以给迷乱的人以帮助。如果想要做好一个人,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向外的张望和向内的思考感悟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