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不住的老张
  作者:张慧霞  时间:2023-06-26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“嗖!”一大早,电工老张骑着电动车从我身边驶过,问候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就留我一个人杵在原地。

老张名叫张仕栋,是沪苏锡常铁路太仓站项目部的一名专职电工,也是项目部为数不多的老铁道兵。我寻着车子消失的方向走去,想听他讲讲铁道兵的故事,没想到却被他当成了帮手。“小张,你来得正好!快帮我扶着梯子。”他也不抬头,自顾自地在工具包里找着什么,一边恨恨的说:“这电线指定是让老鼠啃断了,这大热天的,害人的老鼠!”

趁着他说话的间隙,我朝他看去。瘦小的身材,黝黑的皮肤,豆大的汗珠从他皱巴巴的额头滑落下来,流进眼睛里,手上的活儿却丝毫没有停下来。

“太仓的夏天真闷热,刚出门就满头汗。张叔,你每天在外面跑来跑去,很热吧?”我试着和他搭话。

“这几天中午室外温度高达40度,我每天早上四点钟就起来工作了。天气正热的时候,活儿也差不多干完了。”他把脸上的汗一抹,又赧然一笑,“不过话说回来,现在条件这么好,跟我们当年比,算不上辛苦。”

“刚参军那年,我才20岁,在永平铁路支线工程机械队工作。”张叔慢慢打开了话匣子:铁道兵嘛,顾名思义,会打仗的同时,还要能抢修铁路。永平铁路支线全长29.058公里,大部分还是靠人工施工,我负责操作一台圆盘式搅拌机。那时候年轻啊,都是刚入伍的新兵,根本不知道累。

“逢山凿路,遇水架桥。真不是嘴上说说,就是铁道兵的真实写照。”我忍不住插话。

“那时候每个月7块钱的津贴费。1984年兵改工后,我又干了几年炊事班。再往后,就一直在做水电工作了。”张叔望着围墙上猎猎作响的旗子,像是看到了他修过的一条条铁路。

“2009年,我们在兰渝铁路施工,那时候条件苦,当地人办婚礼,自己只随了两块钱,就被请到上座了。”张叔感叹道,项目驻地靠近藏区,海拔高,水管都冻裂了。晚上棉被、军大衣盖了五六层,压得人都喘不过气,可手脚还是冰凉。

听着他的话,我出了神。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我,难以想象在北方寒冷的冬夜,没有暖气的他们是多么的煎熬,他们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也由衷地感受到了老一辈铁道兵的不容易,感受到了国家的飞速进步和企业的快速发展。

平日里,我们都亲切地喊他张叔。除了干好本职的水电维修工作,他还热心的包揽了项目的其他杂活,干起活儿来一点儿都不含糊。

我们都打心眼里敬佩老张,敬佩像他一样的老铁道兵们,他们那一辈人的吃苦耐劳精神、工作几十年依旧饱满的工作热情、为大家忘小我的奉献情怀,不都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答“爱企三问”吗!

“在工地干了这么多年,对企业有感情了。”张叔自豪地说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我想,在中国铁建,一定还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老铁道兵,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,与万万千千个新时代铁建人一起,忆往昔峥嵘岁月,看今朝百舸争流,为企业高质量发展、为国家繁荣富强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